中铝余德辉:“煤电铝”模式亟待改变
来源:中国指数网  日期:2018-03-12
  • 分享到QQ空间


在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动下,电解铝行业过去两年经历了“控新产能”、“去落后产能”和“环保限产”的三重政策。2017年电解铝产能增幅降至7.9%。而回顾过去10多年来,中国电解铝产能以年均15.73%的幅度快速扩张,连续16年居世界之首,产能严重过剩。


2017年,铝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4.3%。截至2017年底, 全国累计关停在建及建成的违法违规产能约900万吨。产能置换成为电解铝行业扩大产能的唯一途径,2017年已公告完成置换的产能指标公416.4万吨,为历年峰值。与此同时,2017年铝价同比上升23.3%,行业效益大幅提升。


3月8日,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余德辉专门提及中国电解铝行业长期结构性矛盾突出,他表示优化产业布局迫在眉睫。


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2月23日,是目前全球第二大氧化铝供应商、第三大电解铝供应商,集团资产总额5300亿元,2017年营业收入超过3100亿元。


问:你如何看待中国电解铝行业的现状?


余德辉:中国电解铝产业布局不合理,43%的产能聚集在京津冀周边地区,这里环境容量严重不足,环保和减排任务艰巨;另外,中国电解铝以消耗煤电为主,中国电解铝每年耗电5000亿千瓦时,消耗标煤1.8亿吨,碳排放量超过4.5亿吨。中国的“煤-电-铝”模式与国际主流恰恰相反,使用水电等清洁能源炼铝是国际主流,相比“煤-电-铝”模式,“水-电-铝”可以实现每吨铝减少约13吨碳排放,减排率达85%。


问:对于电解铝产业布局不合理的现状,你有何政策建议?


余德辉:这正是今年我提案的主要内容。 我建议政府可以采用“三鼓励一淘汰一严控”的措施优化电解铝产业布局。


“三鼓励”,即鼓励电解铝产能向西南地区水电、核电丰富的地区转移,减少电力跨区大规模调度,实现清洁能源就地消纳;同时鼓励电解铝产能向西北地区转移,那里环境容量相对较大,风电、光伏发电资源丰富,通过区域内劣质煤电与风、光电组成智能微电网,可以发展风光煤电铝;鼓励电解铝产能向煤炭资源丰富的边远地区转移,那里地广人稀,环境容量大,可以就地消纳劣质煤,提高能源效率。


“一淘汰”即坚决淘汰、关停、退出落后产能。目前中国铝土矿资源仅占全球3%,氧化铝、电解铝的产量却超过全球50%以上,资源保障能力严重不足,铝土矿对外依存度超过60%。因此建议政府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鼓励有条件的电解铝企业实施跨行业、跨地区、跨所有制减量化兼并重组,鼓励企业通过国际产能合作转移部分产能。


“一严控”是对已使用常规“煤电铝”的存量产能,用绿色电力配额或差异电价等经济手段倒逼其退出或异地置换产能,将使用清洁电力作为新增或置换产能的重要标准,从环评、土地、信贷等环节对其进行约束,倒逼中国电解铝行业加快绿色低碳产业布局调整。


问:在“三鼓励”中你提及要减少电力跨区大规模调度,主要原因是什么?


余德辉:因为远距离输电成本很高,例如从西部到东部架设特高压,再用远距离送到东部的电来炼电解铝,十分不经济。把电解铝厂建在能源富集地区,就地消纳电能,既能创造效益,又可减少电力跨区大规模调度。


问:电解铝目前这种产业布局是如何形成的?


余德辉: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国家严控电解铝新上项目,几乎不审批新项目,但市场又有需求,一些企业趁机上了一些“未批先建”项目,这些项目虽然设备先进,但绝大部分都是煤电铝项目,又大多建在东部环境容量小的地区,没有考虑到电解铝的产业布局。因此,近10多年来,中国电解铝产能以年均15.73%的幅度快速无序扩张。


问:2017-2018年冬季供暖季期间,京津冀以及周边地区钢铁和电解铝等行业实施了供暖季限产政策,2018年初,京津冀地区的部分城市决定针对钢铁行业执行非供暖季限产政策,京津冀地区的电解铝行业是否也会采取非供暖季限产?


余德辉:我认为,2018年中国电解铝去产能和限产政策还将继续按照行业结构优化调整和企业改革发展的要求推进。


问:你如何预测今年电解铝的市场价格?


余德辉:我认为未来电解铝的价格会维持在15000元/吨左右,处于较为合理的范围,政府应继续加大电解铝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力度,真正实现电解铝行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

    • 分享到QQ空间
综合指数
  指数名称 数值 幅度 详细
大数据平台

扫描二维码或查找公众账号(中国指数网)进行关注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即可在手机浏览器打开指数网!